农村教师职称评审标准不应该降低!
2020-07-04
随着城市化发展,农村教育陷入困境。农村学校的局面应该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虽然各地都采取了县域教育均衡发展的措施,但是,留不住教师、留不住学生的局面并没有根本性改变。

随着城市化发展,农村教育陷入困境。农村学校的局面应该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虽然各地都采取了县域教育均衡发展的措施,但是,留不住教师、留不住学生的局面并没有根本性改变。当前,农村学生多数是贫困家庭的孩子,农村教育又跟国家扶贫政策紧密联系起来,所以,农村教育仍然需要国家下大气力去扶持和关注。

为了促进农村教育发展,国家和地方出台了很多倾斜政策,其中,就有关于职称方面的。农村工作满20年,直接晋升高级;工作满30年,直接晋升正高级。另外,农村教师进行职称评审,可以没有公开课、优质课、论文、课题等。当然,各地政策不尽相同。但是,基本思路都是一样的:那就是降低农村评职称评审标准!

对于农村教师职称评审,采用降低标准的办法,犹如饮鸩止渴!虽然教师暂时能得到一点好处,但是,不利于农村教育的长远发展。

降低农村教师职称评审标准,实际上是降低教育教学研究和实践标准,降低了对农村教师的能力要求,这对农村教师长远发展不利。降低农村教师职称评审标准有失公平,不利于优秀教师和青年教师发展。职称评审重年限而轻业绩,对那部分追求进步,积极进行教学研究,有优秀教学成绩的教师不公平。以年限得来的职称来衡量收入,而不是以业绩,也就多劳不多得,少劳不少得,这是违背社会主义分配原则的。标准降低后,教研气氛必然会受到影响,势必影响优秀教师和青年教师的发展。降低农村教师职称评审标准也降低了教师之间争先创优的原动力。按照年限论评审资历,只能让更多的农村教师得过且过,混日子,熬职称。全国名师熊芳芳是八十年代的中师生,最初在湖北荆州乡村任教。如果熊芳芳一直呆在那里,那么就不一定会有今天的辞职信。恐怕她也是跟其他农村教师一样,盼着国家给点政策,早点评上职称,多挣个三头五百。从农村到一线城市深圳,熊芳芳用了30年,达到了一个教师所能达到的事业最高点,也是很多老师不可想象的和望尘莫及的。

农村教师争先恐后都往城市跑,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其中主要原因是城市有良好科研、教研氛围和完善的机制,教师能够快速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为什么教师不愿意呆在农村?是因为农村没有优秀教师成长的土壤。如果职称再降低标准,那么,只能使这贫瘠的土地更加贫瘠!让一部分农村教师评上职称,多拿几级工资,解决不了农村教育问题。在一级职称和发展机遇二者之间做个选择,很多教师会选择发展机遇。有了发展机遇,职称根本不在话下。

留住教师最好的办法是培育农村教师成长的土壤,建立教师快速成长机制。熊芳芳老师是靠教学比赛起家,现在农村教师评职称,公开课和优质课都不用看了,有谁还去搞课堂研究?课题、论文都不看了,谁还去搞教育研究?改变农村学校教科研现状,提升农村教师教科研能力,职称评审是一个很好的激发措施。

农村教师职称评审提高标准并不是独立执行,需要与之配套的措施,起码要兼顾几个方面:

农村教师职称指标采用累计和单独评审政策,今年使用不了的指标,累计到明年。指标就放在那里,达到标准的农村教师就可以过。实行城市教师和农村教师职称分开评审,不把二者放在一起竞争。

教育均衡化发展多是硬件建设,给农村学校建房子,置设备,这没有什么价值。教育最关键的是人,均衡化发展应该加大教科研扶植力度。科研部门要加大农村课题研究,对农村教师进行课题研究培训,一对一进行课题研究指导,提升农村教师教育科研能力。

教研部门应该派出教研员进驻农村学校,实行教学研究和指导,帮助农村教师加强备课研究,提高课堂教学能力。帮助农村教师举行公开课,推荐优秀农村教师参加各类优质课比赛。教学类荣誉称号要多向农村倾斜。

教育主管部门邀请专家对农村教师进行写作指导,帮助农村教师发表教学论文。每年组织农村教师参加教育研讨会和讲座。采取“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的办法,帮助农村教师开拓视野,提升教科研水平,提高教育教学能力。

农村职称评审对年轻教师要设置硬指标,课题、论文、公开课、优质课一项不能少,加大这几项的赋分,鼓励教师投身教科研并取得优秀成果。对扎根农村教育多年的老教师实行特殊政策,加大年限赋分,争取让老教师能够评上高级教师。

职称作为一个重要激励教师进步的政策,对农村教师来说,不应该降低标准,相反,应该提高标准。降低标准还不如给农村教师直接发补贴,因为,职称惠及面不可能是全体农村教师。只有提升标准,才能促进农村教育发展,提高农村教师的能力和水平。有了能力和水平,那就端上“金饭碗”,带来的绝不是职称能够带来的!一旦成为名师,也可以像熊芳芳一样,甩出一张辞职信,把剩余时间赏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