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2020-06-12
“郭奶奶,我们试着自己动手吃饭,好不好?”“郭奶奶,您还记得刚刚咱们一起看的那个电视节目里的主人公吗?”……看着偏瘫在床的90岁高龄老人,老年健康评估师王娟娟和束亚芹

“郭奶奶,我们试着自己动手吃饭,好不好?”“郭奶奶,您还记得刚刚咱们一起看的那个电视节目里的主人公吗?”……看着偏瘫在床的90岁高龄老人,老年健康评估师王娟娟和束亚芹一边耐心地和老人沟通,一边在本子上记录着老人的各项表现情况。

王娟娟和束亚芹是宁波颐乐园的老年健康评估师。她们主要的职责是以老年服务需求为主导,进行老年人自我照料、行为认知能力方面的职业化评估,从而为养老院提出建议并及时调整老年人的照护服务标准。老年人日常行为能力、精神卫生、社会参与状况等,都是他们评估的重要依据。

前不久,笔者来到宁波颐乐园,跟随王娟娟和束亚芹体验了她们的日常工作,感受老年健康评估师平凡、温暖的职业奉献精神。

王娟娟,34岁,河北衡水人,2009年来宁波务工,一直在颐乐园做护理员,后被提拔为南区负责人;束亚芹,38岁,江苏盐城人,2005年来宁波,和王娟娟的经历很像,也是从最基础的护理员岗位做起,2015年开始从事老年健康评估师至今,还担任护理东区的负责人。

王娟娟一天的工作从早晨7时开始。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探望老人。南区一共有200名老人,分布在丽花苑和兰花苑,经常需要做的就是逐个床位查看,看老人们有没有吃饭、胃口好不好,通过老人一天最重要的进餐环节观察他们的反应。

这个时间段是颐乐园一天中最“手忙脚乱”的时候,担心吃晚了饭菜凉,王娟娟也会和护理员们一起给老人们喂饭。对于进食有困难的老人,大家分工合作,一人负责一位,一勺一勺地喂;而对于一些无法自行进食的老人,则需要更细心的照料,先把食物用机器研磨成流食,再通过鼻管一点点打进胃里。

8时,老人们开始了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晒太阳。这个时候,王娟娟总会一个一个地打招呼,通过直接交流,判断老人们近期身体状况。对于身体健康的老人,她总会乐呵呵地跟着一起参加社团活动,看老人们写字画画,跟他们一起做游戏;对于一些行动困难的,则贴心地推来轮椅,陪着老人们到院子里晒太阳。

“每位老人的健康状况,我都了如指掌。在聊天中,不仅能了解到他们在养老院吃得好不好,睡眠如何,还能第一时间捕捉到他们的情绪变化,从而给予必要引导和照护服务。”王娟娟说,而对于那些无法言语沟通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则跟着护理员一起给他们擦脸、洗手、换衣服,在服务过程中观察老人们的身体机能变化情况。

今年2月以来,受疫情影响,宁波颐乐园进行了封闭管理,家属一律不准探视。4月初,随着疫情的好转,宁波颐乐园开始推出每隔半个月一次的探视服务。看着别人的家属一拨又一拨地来探望,赵爷爷越来越着急,后来干脆不吃饭了。赵爷爷的情绪变化被束亚芹敏锐地捕捉到了,她赶紧给赵爷爷的儿子打电话,请他们快来看望老人。两天后,当赵爷爷的儿子从外地出差赶回来探望时,赵爷爷一改往日的闷闷不乐,胃口也好了。

无独有偶,通过观察细节评估老人的身体和情绪变化,从而更好地为老人提供服务的故事,还有蛮多。

吴奶奶性格敏感,经常认为护理员或健康评估师怠慢了她。每天查房,束亚芹一般从进门的第一个床铺开始打招呼,住在最里面的吴奶奶不乐意了,说工作人员欺负她、不重视她。了解到吴奶奶的心理状态后,束亚芹改变了查房顺序,第一个和吴奶奶打招呼。这样一来,吴奶奶感觉自己被重视了,心情也好了。

“头部、面部、眼睛、耳朵、牙齿、手指甲、皮肤、尿便、关节以及长者整体表现出来的症状,都可以作为评估的重要参考依据,每一项都是必不可少的细节。”束亚芹说,要想做好老年人的健康评估工作,必须抓住每一个细节来判断老人的身体和心智健康状况。在束亚芹看来,老年人与健康的人不同点是老年人的身体状况变化很容易被发现,如果没有注意到这些细小的变化,他们病情的恶化可能会比正常人快,甚至危及生命。如果可以细心发现一点变化,大则关系到老年人的生命安全,小则影响长者在机构的生活质量。

“做好这份职业,不仅需要医学、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也需要高度的责任心和不计回报的奉献之心。”王娟娟说,很多健康评估师是护理员出身,有长期照护老人的经验和切身感受,不仅知道在生活上如何给老人最好的照护,也能理解老人们的所思所想,从而为他们提供更精细化的服务。

“现在,国家倡导做健康长寿老人,不仅长寿,更要身体和心理健康。这样一来,生命才有质量。”束亚芹说,老年人健康评估根据国家要求有四大类近200项考量标准,但标准是死的,人是活的,要出具最准确的评估报告,必须和老人接触为他们提供量体裁衣的服务。

两个月前,束亚芹在查房时发现一位老人有些认知障碍表现,“不管我什么时候问他吃了吗,他都回答吃了。问他吃的啥,总说吃的包子。”束亚芹怀疑老人有阿尔茨海默病前兆,就把这个情况跟家属说了。可家属每周来探望短短一个小时,与老人接触时间短,总觉得老人健康没问题,是养老院在找理由企图增加护理费。后来,本着对老人负责的态度,束亚芹让护理员提高了对老人的照护标准,在不增加护理费用的前提下,对这位老人更多地关爱照顾。两个月后,儿子发现老人确实有异样后,主动找到束亚芹和护理员,连声说感谢。

尽管辛苦,但在王娟娟和束亚芹看来,多年的付出非常值得。“有些老人经常犯糊涂,甚至连儿女都不记得,但他们能记得我。”王娟娟回忆,有一次她去查房,一位奶奶从柜子里掏出一个苹果塞给她,“那一刻,我终身难忘。”

而每一次评估,看到老人们精神矍铄、身体健康,就是王娟娟和束亚芹最大的欣慰。“人都有老的一天,现在我照顾他们,等我老了也会有人来照顾我。”束亚芹说,他们的工作经常会受很多委屈,但只要是为了老年人好,一切都值得。有一次她家里有事,老人好几天没看到她,等她回来后老人就拉着她的手问,“小束,你怎么没来啊?”诸如此类的小温暖,不胜枚举,对束亚芹而言,自己能做的就是为老人们提供更加贴心细心的服务。

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委托,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今年5月11日发布了《关于对拟发布新职业信息进行公示的公告》,拟新增10个新职业,包括老年健康评估师、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社区网格员等。

老年健康评估师是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生活活动能力、认知能力、精神状态等健康状况测量和健康照护需求评估的人员,主要负责采集、记录老年人的基本信息和健康状况;评估老年人日常生活活动能力;测量与评估老年人认知能力、精神状态、感知觉与沟通能力、社会参与能力;依据测量与评估结果,确定老年人能力等级和健康照护需求;出具老年人能力综合评估和健康照护需求报告;提供老年人能力恢复和健康照护建议。

在宁波,像王娟娟和束亚芹这样的老年健康评估师有200余名,分布在各个养老机构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多从基层护理员岗位做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放眼全国,目前我国有2.5亿老年人,如何给他们提供科学服务,健康评估师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目前,老年健康评估师缺口巨大,养老机构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更是缺乏这样的专业人才。记者认为,培养这类专业人才需双管齐下。一方面,吸引高学历的年轻人关注并投身这一行业;另一方面,对养老护理员继续培训教育,从他们当中选拔培训一批懂专业医疗知识、心理知识的骨干力量,从而凝成合力更好地服务老年人,同时,也为这类新职业群体提供多元化的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