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杠精的自我修养
2020-06-07
网上的所谓杠精,他们也不是喷子,我相信大多数时候也没什么真正的恶意,只不过他们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或者那么几个事情,几套逻辑。我有个朋友很可能是他幼时生活不是很顺利

网上的所谓杠精,他们也不是喷子,我相信大多数时候也没什么真正的恶意,只不过他们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或者那么几个事情,几套逻辑。

我有个朋友很可能是他幼时生活不是很顺利,这里指的是朋友交集之类,他非常喜欢在朋友面前表达自己,显示自己没那么不堪,甚至很博学的样子,他会在你说话的语句中拆分,分析每个字是否有漏洞,所以每次和他说话脑袋都是绷紧状态,一放松就会被抓个把柄,耻笑你。

我认识的杠精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杠精,证明自己比你博学,证明自己比你强,反正现在我已经拒绝和这样的杠精做朋友了,哄着他吧,委屈了自己,成全了他人,往往有时候他不觉得你在成全他,只是觉得你是个辣鸡。

杠精们有一个通病就是特别喜欢教育人,还是我的那个朋友,看到我抽烟就会嗤之以鼻,认为是一种恶习,有一次甚至撕心裂肺的训斥我,好像我抽完烟就会撒手人间一样,我也清楚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但就算是“顶级肺科专家有抽烟的,有不抽烟的”,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罢了,杠精不会有求同存异的想法,要不然也不会是杠精了,你和他心平气和聊天,他会扯出很多大道理来征服你,让你接受他的思想,或者可以说成为他的信徒仰视他。

所以我给杠精的定义,他们都是自卑的,面对现实生活不自信的,但又不想在朋友们面前表现出来,在现实中要构筑一个伟岸的形象,凡是自己能碰触到的高帽都自己给自己带上。

我的杠精朋友在我没来他的城市工作之前很少有人和他聊天,所以没有抬杠的对象,所以他保持了看新闻的好习惯,养成了喜欢和别人谈论新闻的习惯,国家大事,国际间的新闻都是一 一列举然后阐述自己的观点,和不太熟悉的人还能保持住基本的礼貌,但对熟人比如我,就不会,在我和他提出不同的看法之时,字里行间眉宇中透漏这鄙夷,会叫别人是杠精,所以千万别和他谈论什么话,要不他会事先扣个杠精的帽子给你。

如何区分一个人想和你较真,还是真杠精,这两个是有区别的,第一种较真的人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手握真理,而别人脑子里都是谬论,自己要替天行道,用自己的真理去剔除他人的谬误。

而第二种杠精很喜欢和别人辩论。严格地说,他们喜欢的不是辩论,而是辩赢的感觉。如果他们辩输了,那他们会很低落,甚至会恼羞成怒。

较真者喜欢说: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我还需要查找更多的资料。我还需要了解更多信息。关于这点,你能展开来讲讲吗?你能详细说说这件事情背后的原理吗?你能说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吗?

杠精与较真者相反,他们很少承认自己的无知。印象中,我从未听到杠精说过“我不知道”或“我需要了解更多信息”等类似的话。

因为,杠精自认为已经掌握真理了,不需要知道更多信息了。实际上,杠精是没有耐心听你讲话的。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是对的,你已经是错的。他是为了证明你是错的,自己是对的,才和你说话的。

杠精之所以没有在所有时间内都霸着话筒,还给了你陈述观点的机会,仅仅是做做样子,让大家误以为,他还是能听得进去不一样的声音的。

最初,我认为宽容原则很重要。后来,在仔细了解美国哲学家唐纳德·戴维森对宽容原则的讨论后,我认为宽容原则至关重要。以前,我认为遵守宽容原则是有个优点,不遵守也说不上缺点。现在,我认为,理解的必要条件,就是宽容原则。

简单点说,我们必须将他人的话理解成最合理的形式,这样才能真正理解他们所说的话。我们不可将他人的话解释成荒谬或愚蠢的版本,那样只是歪曲了他人的思想。

较真者或多或少会遵守宽容原则,他们会假定你是理性的,你获得了相对充分的信息,你对求真也有许多兴趣。换言之,较真者通常会把对方也当作较真者。

杠精几乎从不遵循宽容原则。他们会假定你很蠢,你很无知,你很容易被误导,你头脑中已经积累了大量垃圾信息,你对求真没什么兴趣,就算有兴趣也没有能力。

换言之,当你和较真者交流时,你会感受到自己被尊重了,自己的想法被理解了。当一个较真者试图和你辩论时,如果你最后输了,也会心服口服。因为你会觉得自己的想法得到了他人的理解,自己的想法的确不完善,值得改进。

当你和杠精交流时,你会很恼怒,因为你从不觉得自己的想法被杠精理解了。杠精总是想要会歪曲你的意思,把你说的话,按最愚蠢、最不合理的版本来解读。你会觉得自己一直被误解,而杠精其实一直在批驳那个被误解后的观点。那个观点就算被批驳了,和你也没关系。

这就是我的第二个技巧。第一个技巧是看这个人愿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和局限,第二个技巧是看这个人是否遵循宽容原则。

在两者之间还有一种人,就是扯淡者,扯淡者和两者的区别是纯属为了这件事好玩才说的,并不会合乎情理,区别于杠精,这种人往往不会钻牛角尖,知道适可而止,不会探讨更深的话题,难得糊涂的态度,扯淡者往往为的是大家都觉得我说的是荒谬的,可笑的,大家一笑而过,乐一乐就完了,没必要争得面红耳赤咬牙切齿,但有一种诟病就是,千万不要让扯淡者和杠精相遇,杠精会瞬间找回自我,占领真理高地批的扯淡者体无完肤,本来扯淡者抱着娱乐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忍不住也和杠精杠了起来,所以杠精有时也会传染,而且危害极大。

我猜,由于扯淡者、杠精在我这里都是贬义词,而较真者是褒义词,所以你更可能认为自己是个较真者。哪怕自己很少承认自己的无知,也很少遵守宽容原则,我们也可以从脑海中提取一些美化后的记忆,假装自己是个较真者。

其实,每个人都是扯淡者,较真者,杠精这三个角色的组合。只是在不同的情况下,每个角色所占的比重不同。

在我的父母面前,我是儿子。在我的学员面前,我是老师。在我的老师面前,我是学生。我是儿子、学员、老师这三种身份的组合。同样,我也是扯淡者、较真者、杠精这三种角色的组合。在不同情景下,这三种角色的占比权重会变化。

最后给大家留个习题:分别在哪些情景下,我们体内的扯淡者、较真者、杠精这三种角色,会凸显起来,占据主要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