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历史上最可笑的造反:两次厉兵秣马,却从未发一刀一剑
2020-04-18
盗用警告/本号已与“维权骑士”签约,可实时监测全网盗用文章行为,请遵守道德底线,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前言:汉武帝的六个儿子,有一个算一个,其实下场都挺惨的。长子刘据自

盗用警告/本号已与“维权骑士”签约,可实时监测全网盗用文章行为,请遵守道德底线,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前言:汉武帝的六个儿子,有一个算一个,其实下场都挺惨的。长子刘据自不必说。巫蛊之乱中自缢身亡;老二刘闳十来岁就撒手人寰;老三、老四自杀身亡;老五刘髆也在二十岁左右短寿夭折;老六汉昭帝刘弗陵也在21岁的时候驾崩。这兄弟六个不是自杀就是短命,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而其中最奇葩的就属老三燕剌王刘旦,雄心勃勃却又志大才疏。连续两次谋反,谋划半天,从未发一兵一卒便被发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公元前117年的时候,汉武帝就同时册封老二刘闳、老三刘旦、老四刘胥为王。而被册封为王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就国」,意思就是必须远离长安去自己的封地。

一个皇子,远离了政治中心,对于长安城中的一切都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还有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呢?

但是一个突发事件却让刘旦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那就是著名的巫蛊之祸。太子刘据在这场斗争中自缢身亡。老二刘闳又在公元前110年的时候去世。

而汉武帝只有两个皇后:一个是陈皇后,一个是卫子夫。陈皇后没有生下子嗣,所以嫡长子只有一个已经自缢身亡的刘据。剩下的儿子又数刘旦年龄最大,所以按照顺序排下来,刘旦自己现在就是名义上的皇长子,所以理论上是有资格继承皇位的。

所以刘旦在汉武帝病重的时候火急火燎的派使者去长安,告诉汉武帝说自己想要回京,愿意充当宿卫在宫中值守。

汉武帝哪能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看似他这一番操作是在表达孝心,但是实际上却是想要在汉武帝驾崩的时候先发制人,将皇位收入囊中。

但是汉武帝一早就已经将他从皇位的候选人中剔除,现在汉武帝中意的人选是钩弋夫人的儿子——刘弗陵。

刘旦远在北方,消息闭塞,哪知道这些。所以在他一番猴急的表演之后,汉武帝生气了,直接将他的使者关进牢里,到后来又随便找了个理由削了他的封地。

这次事件之后刘旦消停了几年。但现在能制住刘旦的也就是他爹汉武帝了,所以汉武帝驾崩之后,刘旦的心又开始飞扬了起来。

刘旦这是在怀疑新皇帝继位的合法性呢!我是汉武帝年龄最大的儿子,凭什么不让我当皇帝。

于是他就赶紧派自己信得过的下属去长安打听情况,问的问题就可以反映出他对长安城的状况和当时的政治局势一无所知:

甚至可以说刘旦在这几年之中根本就没有准备,甚至连间谍都没有向长安城中放了一个,这怎么能够成功呢?

等到使者回来之后,他已经坚信刘弗陵的继位是一个阴谋,是大臣们操纵的结果,真正该当皇帝的应该是自己。等到有诏书对他进行封赏的时候,他直接生气的说:

所以刘旦准备行动,夺回应该属于自己的位子。他初次选择的伙伴是宗室之中的刘长、刘泽二人。

说起刘长这个名字也很有趣。西汉时总共有两个名叫刘长的诸侯王,一个是刘邦的儿子淮南厉王,一个是中山哀王之子。这俩人还都曾谋反,最后被杀。

这三人就开始招兵买马,打造兵器,准备起事。但是造反也不能明着造反,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就像七国之乱时刘濞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起兵一样,刘旦也需要一个合理的由头。所以刘旦就打出了「立者疑非刘氏」的旗号大肆造谣。

刘旦身边也不是没有忠臣,韩义等人就曾经多次劝谏刘旦。但是刘丹这个时候已经利欲熏心,什么都不管不顾。直接处死了十五位劝谏他的人。

看似刘旦所做的这一切都挺有条理,要兵有兵,要兵器有兵器,要舆论有舆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但是事情坏就坏在刘泽的身上,或者说刘旦就根本不应该和同姓诸侯王合作。为啥?因为诸侯王们经过汉景帝、汉武帝的削藩政策,手上的权利实在是少的可怜。

刘泽要想起事,必须得想办法杀死自己封地中的青州刺史隽不疑。否则自己的手脚就会被隽不疑限制。

但是隽不疑也不是好惹的,人在历史上可是位著名的能吏。就在刘泽还在谋划杀死隽不疑的时候,隽不疑已经收到了风声。三下五除二就将刘泽绑了。

朝廷审查之后,燕剌王刘旦不出意外地被揪了出来。但是很奇怪的是,刘泽、刘长等人都被处死,仅仅让刘旦一个人活了下来。

或许因为他是汉武帝儿子的原因吧。汉昭帝这个时候年仅八岁,霍光把持朝政。也许是秉着对汉武帝的一片忠心,选择饶过刘旦一次,希望他能改过自新。

这件事情反而加深了刘旦对于霍光的怨念。认为就是霍光等人篡改了汉武帝的遗诏,没让他当成皇帝。并且在回去之后刘旦充分吸取了上次谋反失败的经验——不能找没实权的诸侯王。

正巧此时同为托孤大臣的上官桀与霍光在权力上的争夺日趋白热化,刘旦一来二去就与他们勾搭上了,准备二次叛乱。

刘旦的想法也不可谓不好。既然权力已经大幅度被削弱的诸侯王们靠不住,那我就找在朝中有实权,还和霍光不对付的人。

计划开展的很顺利,由上官桀、鄂邑长公主领头,御史大夫桑弘羊从旁协助,燕剌王刘旦随时准备里应外合。甚至刘旦都已经想好事成之后要打破刘邦定下的规矩,准备封上官桀为王了。

但是,还是那个问题——刘旦距离权利中心实在是太远了,消息根本就不灵通。任刘旦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上官桀等人的真实计划是将霍光和他一起杀死,然后让上官桀当皇上。

刘旦这次又是将士兵、武器、甲胄什么都准备好,只等上官桀一个号令就可以长驱南下,杀进长安。

刘旦本身就流年不利,占卜了几次都不是啥好结果,心里正慌着呢,上官桀那边又出了这么档子事情。刘旦索性躺倒不干了——什么造反,什么皇上,都没在想了。反而一反常态的在自己的宫殿中摆起了酒宴整日宴饮。

就这样,刘旦先后两次谋反,吸取足够的教训,秣兵历马,整装待发,愣是被活活憋死,没有发一兵一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