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里的一种领悟
2020-07-06
在70年代末及80年代出生的青年艺术家的画作当中,最为明显的特征是绘画语言的进一步消解和视觉形态的图像化。他们习惯于以直接明了的图式表达其视觉所及的图像,他们的作品更多

在70年代末及80年代出生的青年艺术家的画作当中,最为明显的特征是绘画语言的进一步消解和视觉形态的图像化。他们习惯于以直接明了的图式表达其视觉所及的图像,他们的作品更多地根源于自身获得的网络、动漫、影视等媒介资源以及城市斑斓缤纷的图像符号,映射出这个时代的图像表征——平面化的、喧嚣的、鲜活的;同时,青春的疑惑、孤寂以及对社会的个性化感受通过一种虚拟的、戏谑的、带有嬉戏游乐成分的手法表露出来。

然而,在岳雷的作品中,我看到的是另外一种情形。他以极其洗练的笔线勾勒人物的轮廓,以层次相近的色块挥写出形体的块面,他保持着用笔的轻松愉悦和书写性的洒脱,给观者以神情的放松;其位置经营和表情动态刻画既讲究,又不显山露水,而是包含在整个“布局谋篇”的节奏韵律当中。画面透明而朦胧,那淡淡弥散的意趣,与其自小对文人水墨的赏爱有很大的关系。他力图渗入那种“写胸中逸气”的情致,波澜不惊地呈现出自身心性空间的点滴感悟。

他的一些作品虽然是人物创作,但以时间、时节命名,着意于画面品性与时空季节的诗意关系,给人以想象驰骋的余地。

岳雷所画的人物与澄静的背景空间融为一体,只配以简单的道具陈设,没有任何标志性的符号,他以一种潜隐的方式展露其最为真切的现实感受。社会的复杂多变,行为方式的歧异以及物质技术的更新组成包裹我们的周遭环境;现代生活所包藏的妖妍与颓晦、欢愉与失落、荒诞与虚幻等难以明言的、层叠交错的心绪体悟与时空观感是艺术家们永难穷尽的主题。

从岳雷的作品来看,“飘”、“漂浮”、“焦灼空间的行走”等都与现代生活的紧张张力有关,但是他并不执着于追逐虚无、焦灼的动态细节,他画面的人物坐、卧、躺、立,均融入在凝滞而不显沉重的气氛当中,情绪的微妙波动在此定格,雕塑出现代生活的某种意态。

在我们这个时代,理性与人本的匮乏需要被旗帜鲜明地直观标示出来,同时我们也需要来自内心的微观而深切的体悟与观察,在喧嚣聒噪的表层化的陈述世界里拓展心性空间的多元层面。我想,岳雷可以是这样一位沉静的思索者和表述者。他不放弃绘画语言本身的趣味和感染力,并在其艺术实践中传达出对当下的时代境况与现实生存的平和而非躁动的超然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