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被体罚吐血」事件反转的背后,是一种教育“困境”
2020-06-07
原来这一切的开始,是因为包括她的女儿在内的5名学生违反学生管理纪律,被刘老师要求绕200米一圈的操场慢跑10圈。耳朵本以为,老师管教学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到了这位家

原来这一切的开始,是因为包括她的女儿在内的5名学生违反学生管理纪律,被刘老师要求绕200米一圈的操场慢跑10圈。

耳朵本以为,老师管教学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到了这位家长眼里,变成了怎么也咽不下的一口气。

但她还是不满意,在微博上声泪俱下发长文,说女儿患有哮喘却被“虐待”,吐了一校服血。

更甚,这个妈妈还利用人们的痛点,诬陷刘老师“性骚扰”男同学,将她推进十恶不赦的深渊。

原微博有3000多字,字字泣血,附上了“血迹斑斑”的照片,任谁看了都会共情,会心疼,会难忍愤怒。

这位刘老师,也许在今后的教学生涯里再也不敢对任何学生说一句重话,不敢让家长有任何不满,只能少负责,少管事,避免麻烦。

她的女儿再去上学,老师们都不敢亲近她,更不敢管教她,即便她做了错事也不敢批评她,将她当“小祖宗”供着。

长此以往,老师的一腔热血被浇灭,被逼得学会明哲保身,只管教书,不敢育人;孩子缺乏了管教和约束,变得不再谦卑,不再尊重。

“老师对学生有没有惩罚的权利?如果问老一辈的人,回答一定是必须的,严师出高徒!但如果问现在的老师,回答一定是否定的,哪敢啊。”

杨老师就这样被停职一个月,赔礼道歉,取消评优,师德考核不及格,党内警告,行政记过。

杨老师所带的班级,中考考出了全县第一的成绩,全班只有那两个逃课的学生没考上高中。

于是,杨老师又被追加了处罚:扣发一年绩效工资,学校新学期不得再聘用,将其纳入信用“黑名单”。

虽然三个月后,在正义的呼声下,杨老师的处罚被撤销,教师身份也恢复,但相同的故事还在不断发生。

何老师在微信群里悲恸又无助地问道:“我勤勤恳恳教书,为什么会受到一个这样的待遇!”

“我们是一群太小心翼翼的人。责罚犯错的学生,要后怕他们会不会回家告状;管理课堂纪律,要控制分寸,免得招来家长的不满;要是家长找来,我可能就会被停职、被降薪、被开除......”

初中一年级,考试帮人作弊,被监考老师发现,没收试卷轰出教室,至此我直到大学,哪怕不及格也绝不动歪心思。

初中三年级,贪玩厌学成绩下降,班主任把我提到讲台罚站了一节课,丢人的我低着头,发誓下回一定考好给他看看。

那时候不觉得,直到上了大学,老师管得少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多了,身边的同学常逃课、迟到,我却因为小时候被老师“强行”治好了许多坏毛病,成绩在班上一直拔尖。

当一个孩子,从小就觉得无论犯了什么错都有家长为自己撑腰,无论怎么大闹天宫都没人敢管他,没有人严厉地将他从歪曲的道路上拉回来。

“说了多少次,我们教育不了你,就是社会教育。社会教育不了,就是公安局法院教育了。

“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一种虚弱的教育、脆弱的教育、不负责任的教育。”

在这个老师的地位越来越卑微的年代,如果一个老师,愿意顶着被处分、被攻击的风险去管教你犯错的孩子,说明他真的认真负责,是个值得尊敬的好老师。

我是王耳朵,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