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2020-04-03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在过去十二个月内未披露的诉讼和仲裁金额累计未超过本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绝对值的10%。鉴于本公司即将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因预计前述诉讼和仲裁累计涉案金额将超过本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绝对值的10%,现将前述诉讼、仲裁,以及以往未披露完毕的诉讼统一归集披露,以方便投资者查阅。

上表中“浙江菲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织金菲达绿色环境有限公司”、“诸暨华商进出口有限公司”、“浙江菲达电气工程有限公司”、“浙江衢州巨泰建材有限公司”、“江苏菲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诸暨辰和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织金菲达绿色能源有限公司”系本公司全资或控股子公司。

截止法院裁定受理浙江神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鹰集团”)的破产清算日(2016年4月29日),本公司为神鹰集团银行融资提供担保实际发生余额为15,700万元。截止2018年2月,公司已为神鹰集团代偿银行本金15,700万元,利息127.41万元,共计代偿本息15,827.41万元。上述代偿款及相关费用54.86万元已向神鹰集团管理人完成债权申报。公司对神鹰集团担保事项已累计计提预计负债58,898,303.35元。

关于本公司对神鹰集团担保的反担保抵押资产,经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诸暨朗臻幸福家园小区14间商铺的变现价款,本公司在代偿款57,143,683.08元、至实际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以年利率6%为限)计算的利息损失(其中30,000,000元自2016年11月23日起,27,143,683.08元自2016年11月24日起计算)及律师代理费35万元范围内优先受偿;诸暨鼎盛苑小区18间商铺的变现价款在6,900万元的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二审判决情况详见本公司于2018年1月24日披露的临2018-005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诉讼二审判决结果的公告》。

公司董事会已授权经营层在价格合适前提下行使折价抵偿的权利,即由公司经营层与破产管理人签订债权抵偿协议,适时将两处商铺权证过户到本公司。

关于上述32间商铺,本公司力争早日实现反担保抵押商铺的优先受偿权,最终获得的补偿金额将取决于其依法纳税后的变现价值。故目前尚无法确认对本公司本期及期后利润的影响。

朱为民要求本公司支付江苏海德节能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款第三笔19,050,000元及违约金等共计23,941,252.01元。本公司向仲裁机构提交了反请求申请书,要求朱为民因其未披露负债等情况给江苏海德节能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损失31,174,618.8元,扣除前述19,050,000元股权转让款后,向本公司赔偿损失12,124,618.8元。

有关仲裁申请情况详见本公司于2018年6月2日披露的临2018-039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仲裁公告》。

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合同款613,400元及违约金等,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被告支付原告货款613,400元。因被告未按调解书内容履行付款义务,公司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法院于2019年5月向被告法定代表人发出了限制高消费令。因被告无资产,目前处于暂终结执行状态。

本案诉讼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本案受理费已在2018年度入账。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就本次诉讼计提预计负债0元。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本金人民币200万元及支付逾期付款利息,以及判令各被告对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等。2019年7月,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将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及其全资、控股子公司为当事人的案件移送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裁定:本案移送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本案诉讼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原告请求判令被告支付货款及质保金12,150,000元,违约金1,086,000元,律师费500,000元等。

本案诉讼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诉讼请求:1.依法撤销于2019年3月29日就被告二作出的注销转移行为;2.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律师代理费123,706.4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2019年1月17日,浙江省开化县人民法院以(2019)浙0824破申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债务人衢州瑞力杰化工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同日指定浙江广泽联合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担任被告二的管理人。原告向被告二管理人申报债权金额4,621,100元并经被告二管理人审查确认。2019年4月4日,原告得知被告二在管理人接管后名下尚登记有房屋、土地不动产,但上述不动产已于2015年被被告一收储,被收储的工业用地面积15,447.80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3,458.45平方米。2019年3月29日,开化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对前述不动产进行了注销登记。

一审民事裁定:“完成收购程序后的土地,由土地登记机关办理注销土地登记手续后纳入土地储备”。对收储的不动产办理注销登记,是一系列收储行为的组成部分,不可分割。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上诉理由:被上诉人一未支付全额收购款,故相关不动产应属衢州瑞力杰化工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等等。

被上诉人辩称:已支付全部收购款,实际支付金额相差4万余元是因为衢州瑞力杰化工有限公司提出要自留苗木扣除的相应款项,等等。

诉讼请求:1.依法确认被告收储行为无效;2.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申请注销登记行为;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原告认为被告无收储职权并非法定收储主体,没有收储依据,案涉收储行为无效。

佰瑞福请求判令菲达科技支付拖欠货款人民币2,042,832元并支付违约金288,605元等。菲达科技向法院提起反诉,因佰瑞福供货严重滞后且质量不合格,请求解除购销合同并赔偿菲达科技损失3,728,775元、违约金658,902.6元(暂定)。

本案诉讼基本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连带支付货款合计1,503,717.20元及违约金等。原告于2019年8月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1.查封、扣押或冻结被告一、被告二所有的价值150万元的财产;2.对原告所有的坐落于诸暨市陶朱街道的房产予以查封。

2019年11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被告分二期支付原告985,000元,原告在和解协议生效后向法院申请撤诉。截至目前,被告已支付原告985,000元,原告已撤诉。

本案诉讼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关于本次诉讼事项,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确认执行完毕,增加公司2019年度利润518,717.20元。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返回原告多支付的合同款337,476.5元及利息等。2020年3月,法院判决被告返回原告280,577.1元。本案诉讼受理费3,197元,由原告负担443元,被告负担2,754元。

本案诉讼基本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关于本次诉讼事项,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计提预计负债0元。如被告按一审判决结果履行完毕,对公司利润的影响数为-56,899.40元。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本案诉讼基本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本案诉讼基本情况详见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临2019-088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仲裁公告》。

诉讼请求:①判令被告支付货款人民币4,297,206.14元,并支付其中414万元自2018年8月16日起,14万元自2017年7月19日起,17,206.14元自2019年5月26日起均至款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银行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计算的利息。

一审判决:2019年12月,法院出具(2019)浙0681民初17211号《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判决主要内容:1.被告支付原告货款4,297,206.14元,并支付该款自2019年9月19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按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款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付清;2.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3.案件受理费41,178元,依法减半收取20,589元,由被告负担。

关于本次诉讼事项,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计提预计负债0元。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起诉理由:2011年3月,被告与原告签署了《慈溪中科众茂环保热电有限公司4#循环流化床垃圾焚烧锅炉烟气净化处理系统总承包合同》,合同金额726.0万元。2012年5月15日,被告向原告出具了《系统试运行报告书》,但目前仍未支付原告设备质保金72.6万元。

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欠款1,327,819.21元,并支付自2019年5月21日起至款付清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上浮30%)标准计算的利息;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起诉理由:双方此前长期合作,存在多笔电除尘器电源控制系统买卖交易,经双方对帐结算,被告尚欠原告货款1,327,819.21元。

一审判决:2019年12月,法院出具(2019)浙0681民初16146号《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判决主要内容:1.被告支付原告货款1,315,119.21元和自2019年9月27日起至该货款付清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上浮30%标准计算的利息损失,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清;2.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关于本次诉讼事项,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计提预计负债0元。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2019年11月,浙诸暨劳人仲案(2019)788号《诸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驳回了申请人郭小川的仲裁请求。

民事调解:经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法院出具(2019)苏0902民初6365号《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其主要内容:1.被告支付原告加班费等45,000元;2.原告于2020年1月2日前到被告就业,被告为原告安排合理工作岗位。

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支付货款2,718,771.18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赔偿原告自2019年01月12日起至判决给付之日止的所有利息损失;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2013年12月原告与被告签订《合肥市2×500t/d垃圾焚烧发电项目(2期)余热锅炉及其辅助设备供货合同》,合同总价3,050万元。原告已履行全部合同义务,被告仍有合同货款2,718,771.18元未予支付。

民事调解:经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法院出具(2019)苏0214民初6240号《江苏省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其主要内容:1.被告确认结欠原告货款2,031,210.68元,于2019年12月31日前支付给原告;2.原告放弃要求利息损失的诉请;3.案件受理费等由原告负担。

关于本次诉讼事项,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执行完毕,增加公司利润331,249.29元。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诉讼请求:1.判决被告立即支付工程款400,000元,利息自2017年12月1日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1.5倍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暂计75,934.79元,合计475,934.79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2017年1月20日被告与原告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协议书一份。现工程已完工。工程合同价为3,980,000元,被告已支付3,580,000元,余款400,000元原告多次催讨未果。

民事调解:经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法院出具(2019)豫1728民初3959号《河南省遂平县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其主要内容:1.被告自愿支付原告工程款400,000元,于2020年1月10日前履行完毕。

关于本次诉讼事项,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执行完毕,不对2019年度损益产生影响。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诉讼请求:1.被告支付所欠合同款项1,129,161.71元;2.被告支付利息146,459.38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1.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4月18日就四川金福项目签订《买卖合同》,于2014年2月27日及2014年9月17日签订《补充协议(1)》及《补充协议(2)》,合同总金额为1,904,760元。2017年4月质保期届满。被告支付原告1,269,000元,剩余635,760元至今未支付。2.原告与被告分别于2015年7月29日及2015年8月19日就沧州丰源项目签订两份《买卖合同》,合同总金额为1,589,401.71元。2017年12月质保期满。被告支付原告1,096,000元,剩余493,401.71元未付。

民事调解:经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法院出具(2019)川0311民初1881号《四川省自贡市沿滩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其主要内容:1.金福项目的欠付合同价款635,760元,被告分三期于2020年4月30日前支付完毕。2.沧州丰源项目的欠付合同价款472,401.7元,待原、被告确认电除尘器设备的具体问题后,另行协商处理。3.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8,140元,由原告承担4,070元,被告承担4,070元。

关于本次诉讼事项,截止2019年12月31日本公司已计提预计负债0元。以上财务数据为财务部初步核算数据,具体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起诉理由:截止2019年11月27日与被告共签订合同4份,共计总金额966,850元,已收货款750,350元,未收货款合计216,500元。

诉讼请求:1.请求撤销北京市知识产权局作出的京知执字(2019)1339-4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2.?判决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起诉理由:第三人河北大唐国际张家口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发布招标公告,拟定参考技术方案,即使参考方案可能与涉案专利技术方案相同,也不属于专利侵权的任何行为方式。原告投标,并不等于原告一定会实施招标中的参考技术方案,因为招标文件很清楚表明方案是参考,鼓励更优化方案,且必须考虑招标人现有设备情况,所以投标行为并不属于招标文件参考技术方案相应设备的许诺销售。招标文件中的工程进度并不等于实际工程进度,项目实施中使用的技术方案需要根据实际施工认定,而原决定作出的整个过程均未有相应制造和销售的证据。何况,招标参考技术方案并未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现有证据表明涉案专利属于现有技术,而原告全资子公司早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早就先行实施了相同的技术方案。故被告作出的京知执字(2019)1339-4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程序和适用法律均存在错误,应依法予以撤销。

诉讼请求:1.请求撤销北京市知识产权局作出的京知执字(2019)1338-41号行政处理决定书;2.判决被告承担诉讼案件的全部诉讼费用。

起诉理由:第三人山西大唐国际临汾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发布招标公告,拟定参考技术方案,即使参考方案可能与涉案专利技术方案相同,也不属于专利侵权的任何行为方式。原告投标,并不等于原告一定会实施招标中的参考技术方案,因为招标文件很清楚表明方案是参考,鼓励更优化方案,且必须考虑招标人现有设备情况,所以投标行为并不属于招标文件参考技术方案相应设备的许诺销售。招标文件中的工程进度并不等于实际工程进度,项目实施中使用的技术方案需要根据实际施工认定,而原决定作出的整个过程均未有相应制造和销售的证据。何况,招标参考技术方案并未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现有证据表明涉案专利属于现有技术,而原告全资子公司早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早就先行实施了相同的技术方案。故被告作出的京知执字(2019)1338-41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存在错误,应依法予以撤销。

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归还借款1,067,425元,并以1,074,800元为本金,自起诉日至付清之日按年利率5.20%(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20%)支付原告利息;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原被告于2016年11月30日签订《借款协议》一份,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150万元,用于运作筹备“龙岩市固体废弃物综合处理中心”项目前期工作。后双方补签《借款延期补充协议》,将借款期限延长至2018年11月30日。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归还借款,但被告于2019年10月10日归还50万元外,剩余款项未予归还。

诉讼请求:1.被告支付合同款5,536,000元,支付至起诉日的逾期利息损失暂定702,800元(按年利率6%计算),起诉日后以本金5,536,000元至付清之日按年6%支付原告利息损失;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2016年7月,原被告签订《宁德漳湾垃圾焚烧发电有限公司烟气净化系统提标改造采购项目合同》,合同总金额1,818万元。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履行义务,项目设备于2017年6月通过72+24小时运行验收合格,并于2017年7月经被告委托的第三方检测合格后,正常投运至今,质保期已于2018年7月到期,被告未提出质量异议。根据合同约定,被告应付清合同项下全部款项,但被告仅支付了1,264.4万元,剩余553.6万元未予支付。

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逾期交货违约金共计1,710,787.52元(自2019年6月6日暂计至2019年10月20日,按日百分之五计算);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质量问题)暂计725,730.00元,并支付该款的资金占用损失;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起诉理由:2019年5月,原告与诸暨华商进出口有限公司牌头制造分公司(以下简称“制造分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制造分公司向原告供应槐坎南方提升机,制作原材料由原告提供,被告负责制作,对价为251,586.4元,交货期为2019年6月5日前,若制造分公司未能在约定时间交货,迟交一天支付违约金5%;若所交货物质量不符合图纸及技术要求,原告同意让步接收的,应按质论价,若原告不同意让步接收的,制造分公司应包退、包换,由此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应由制造分公司承担。合同签订后,就制造分公司逾期交货行为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截至2019年9月20日,制造分公司尚未交付货物,已严重违约,上述货物原材料价值42万元整面临报废。由于质量不符合要求,第三方至今未验收上述货物,亦未向原告支付货款,导致原告重大经济损失及商誉减值。

制造分公司所有债权债务均已转入诸暨菲达环保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即本案被告),故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承担案涉合同项下的违约责任。

反诉请求:1.被反诉人支付合同款1,726,974.1元及其利息损失;2.本案诉讼费等由被反诉人承担。

反诉理由:被反诉人与制造分公司于2019年4月、5月分别签订《斗式提升机分交采购合同》、《买卖合同》(宜春红狮项目)和《买卖合同》(槐坎南方项目),合同金额合计1,505,974.1元。合同生效后,制造分公司积极履行合同,后因被反诉人或非制造分公司原因费用增加621,000元,该费用由被反诉人承担。2020年1月制造分公司将三个合同权利义务转移给反诉人。

截止2020年3月18日,反诉人已按合同约定履行完义务,但被反诉人至今只支付400,000元,尚欠1,726,974.1元。

公司于2019年10月收到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青01破4号之三《通知书》。《通知书》主要内容:法院已受理青海盐湖镁业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一案,请本公司申报债权。详见于2019年10月29日披露的临2019-095号《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客户盐湖镁业重整的公告》。

公司于2020年2月收到第(2018)甘0104破申1号《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其主要内容:法院已受理兰州西固热电有限责任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

关于兰州西固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尚有5,680,000元合同款未收回,目前正向其管理人申报债权。

上述已判决或调解结案但未履行完毕的案件中,后续如有重大变动,公司将按相关规定持续披露。上述案件对本公司利润的影响以会计师审计结果为准。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浙江菲达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于2020年3月30日收到诸暨市财政局关于本公司税收的财政奖励17,009,600.00元。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上述奖励资金17,009,600.00元作为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计入本公司2020年一季度损益。具体会计处理以会计师年度审计确认后的结果为准。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